上海同易律师事务所 网址: tylawyers.org

以案说法

中超体育赛事节目转播侵权案索赔百万被法院驳回

文字:[大][中][小] 2020/7/29    浏览次数:36    

近日,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团队宣判一起关于“中超体育赛事节目”侵权案件,一审认定原告苏宁体育公司主张的涉案2019年中超联赛视频画面不构成作品,四被告联通海南公司、联通海口公司、北京爱上公司、海南视听公司未构成对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播权的侵犯,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2020年1月,原告苏宁体育公司向海口市琼山区法院起诉,认为其经体奥公司的授权,获得2019年赛季中超联赛节目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认为四被告未经授权擅自在其共同运营的IPTV平台向观众提供“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11轮,上海上港VS北京国安队”比赛的点播服务。


为此,苏宁体育公司认为,四被告损害了其合法权益,扰乱有序的市场经济和良性竞争环境,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诉请四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海南联通IPTV平台发布声明,消除影响,并要求四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共计102万元。


在庭审中,被告辩称,涉案的体育赛事节目视频的独创性未达到作品的高度,不属于著作权法中规定的作品,并非系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的客体。他们获得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授权,在IPTV平台播放系合法经营,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涉案的视频画面是否构成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即涉案视频画面是否构成电影作品或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四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播权以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涉案视频画面是否构成电影作品或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需具备的构成要件有二个:一是固定的要求,二是独创性的要求。本案中,被告的IPTV平台所播放的画面中有“CCTV5体育”、右“直播”“CCTV COM”图标,可通过“点播”方式,由用户选择自己的时间播放,已经是固定在有形的载体上,符合固定的要求。


而关于独创性,比赛时间段素材的选择、公用信号的统一制作标准、观众需求的满足、符合直播水平要求的摄影师所常用的拍摄方式及技巧等客观因素极大限制直播团队在素材拍摄上可能具有的个性化空间。对于一些镜头的选择与慢动作的使用在公用信号制作手册中均有要求,直接影响了导演的个性化选择。而涉案的中超联赛公用信号所承载的画面独创性较低,不符合电影作品或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独创性高度要求,因此涉案的视频画面不构成作品。


法院认为,认定涉案的中超联赛视频画面不构成作品,故被诉行为必然不会构成对原告著作权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播权的侵犯。况且四被告共建合作的IPTV平台是属于中央电视台的自建平台,获得了授权许可,本案无法仅凭被诉的点播行为表现行式这一因素便认定被告的行为主观上有恶意,故本案无法得出四被告对原告构成不正当竞争的结论。


基于上述因素,海口市琼山区法院一审作出判决驳回原告苏宁体育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原告表示不服将会提起上诉。


以案释法

体育赛事节目算作品吗

近年来,观看体育赛事直播节目已经成为大众的娱乐方式之一,而互联网的普及使得体育赛事节目直播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商业市场,相关的各类纠纷也越来越多,各地法院对个案判法不一。而体育赛事转播类案件的核心争议焦点和判决难点在于体育赛事直播画面能否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目前,司法实践中对体育赛事节目是否算作品持两种态度。第一,虽然体育赛事节目具有一定的独创性,但其“创作高度”未达到著作权法的要求,即其“创造性”不够,即不算作品。第二,认为体育赛事节目不仅仅是赛事的呈现,融合复杂的拍摄过程、较高的拍摄理念以及后期的剪辑制作等,独创性不低于其他的影视作品,应该属于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本案承办法官认为,体育赛事直播画面能否算作品,在具体个案中,应当综合判断涉案体育赛事直播是否受到赛事本身的客观情形、赛事直播的实时性、对直播团队水准的要求、公用信号的制作标准等因素的限制,从而判断出体育赛事直播画面的独创性高低,是否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20年7月22日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021-6044-1218

微信公众平台

[向上]